作者:经生 字数:4700

***************************************************************** 《龙城十美图》写了几回,自己以为不错,但却反应冷淡,也罢。

龙城的情节複杂,先竭一竭,写点别的解一解馋。

即使不好也希望看到一点意见。

少时看天龙,最不忿是虚竹太假,完全不像正常男人,彷彿有点心智问题。

坊间写天龙、虚竹的色文也多,但这篇尝试以虚竹的视觉下笔,但却不是穿 越。

我认为虚竹无父无母,自幼被人欺负,初时有点不谙世事,也属人之常情。

但骤然知道身世,却又立刻父母双亡,心理上必有重大逆转。

本文希望从原着的虚竹本性出发,写出这武林高手的成魔之路。

起始点是原着第三十八回。 ***************************************************************** 虚竹成魔之路一

我悠悠醒转,发觉睡在一张温软的床上,睁眼向帐外看去,见是处身于一间 极大的房中,空荡荡地倒与少林寺的禅房差不多,房中陈设古雅,铜鼎陶瓶,也 有些像少林寺中的铜钟香炉。

我还未弄清眼前是啥地方。

只见一个少女托着一只瓷盘走到床边,正是兰剑,说道:「主人醒了?请漱 漱口。」

我正因宿醉而口中干渴,见碗中盛着一碗参汤,便咕嘟咕嘟的喝个清光,歉 然一笑,说道:「多谢姊姊!我……我想起身了,请姊姊出去罢!」

兰剑尚未答口,房门外又走进一个少女,却是菊剑,微笑道:「咱姊妹二人 服侍主人穿衣。」

说着从床头椅上拿起一套淡青色的内衣内裤,又伸手要掀我被子。

我被这举动吓了一跳:「不,不,不用姊姊们服侍。我又没受伤生病,只不 过是喝醉了,唉,这一下连酒戒也犯了。经云:『饮酒有三十六失』,以后最好 不饮,三弟呢?段公子在哪里?」

兰剑抿嘴笑道:「段公子已下山去了。临去时命婢子禀告主人,说道待灵鹫 宫中诸事定当之后,请主人赴中原相会。」

我想到还未问段誉那梦中女郎的姓名住处,便慌忙起身追赶;才离被窝,发 现自己全身赤裸,心下一惊,便缩回被内,说:「怎么会这样?」

菊剑笑道:「主人都不知道么?主人昨晚醉了,咱四姊妹服侍主人洗澡呢。 」

我暗叫糟糕,但事已至此,惟有苦笑:「我全身老泥,又臭又脏,怎可劳动 姊姊们做这等污秽之事?」

兰剑道:「咱四姊妹是主人的女奴,身子也是主人的,主人要……怎样也可 以,更何况服侍主人洗澡呢。奴婢犯了过错,请主人责罚。」

说罢,和菊剑一齐拜伏在地。

我见她二人一面委屈,心中不忍,便说:「两位姊……嗯,你们快起来,你 们出去罢,我自己穿衣,不用你们服侍。」

菊剑道:「主人要我姊妹出去,不许我们服侍主人穿衣盥洗,定是讨厌了我 们……」

话未说完,珠泪已滚滚而下。

「不,不是的。唉,我不会说话,什么也说不明白。我是男人,你们是女的 ,那个……那个不太方便……的的确确没有他意……我佛在上,出家人不打诳语 ,我决不骗你们。」

兰剑、菊剑顿时破涕为笑,齐声道:「主人是天,奴婢们是地,哪里有什么 男女之别?」

二人说着便盈盈走近,揭起我的被子,服侍我穿衣着鞋、梳头洗脸。

我见她两姊妹这样,心中只有乱跳,一时手足无措,惟有闭着眼任由摆布, 再也不敢提一句不要她们侍的话。

那四只手冰冰凉凉的,触碰着我头脸四肢,使我立时忆起与梦姑做那神仙乐 事的情境,胯下那事物也不期然硬了起来。

突然胯下一凉,只觉被一只玉手轻轻抓着,十分受用。

只听菊剑说:「主人习惯把尊器放左还是放右。」

原来内裤的裆子甚浅,她们不知怎样安置那件事物。

我一时间也不懂回答,只见二女天真无邪的等我吩咐,我便随意说:「左… …边吧。」

谁不知胯下早已剑拔弩张,怎样也挤不进裤子之内。

二女虽然未经人事,但童姥素常派她们刺探各洞主岛主的阴私,她们早已偷 窥过男人慰藉妻妾、奸淫妇女??这时看到我巨根坚挺,也略略懂得怎样才能叫它 软化下来。

兰剑冲动,二话不说便把我的事物含入口中,滋滋啫啫的直舔。

我登时感到湿漉漉、软绵绵的,不禁呵一声叫了出来,往后一退,喊道:「 不要,不要。」

菊剑见我这样,立时啪的一声给了兰剑一巴,说:「妄自尊大的婢子,你也 配碰主人的尊器。」

我连忙制止菊剑,说:「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低头只见兰剑已哭成泪人,楚楚可怜的,我既怜悯,又恐怕二女再起误会, 便无可奈何地说:「你……即管舔吧。」。

兰剑的泪还未止住,面上却灿起甜甜的笑容,兴奋地把我的巨根含进口中。

我当日在冰窟中固然快活,但四周漆黑一片,兼且又冷又饿,实在无法全情 投入。

今日灯火通明,看到兰剑的头一起一伏,还满脸喜悦的住上望来,我才能真 真切切的享受那阵阵快感。

兰剑尽力让巨根深入,眨眼间已顶上了她的喉头,内里又窄又滑,与梦姑的 小穴没有两样,只是多了兰剑喉中发出的咯咯声音。

巨根虽然深入,但兰剑所含的部分仍不及三分之一。

看到菊剑满眼求恳,我虽然心中挣扎,但也惟有点头,容让她任意而为。

她急不及待在我大腿右边跪下,伸出舌头舔那露出的部分??只见她粉颈雪白 ,双乳压在我大腿上往复磨擦。

起初我还以为她是因为允舔所以才摇动身体,但慢慢发现她磨擦的幅度甚大 ,而且似乎十分享受双乳擦上大腿的感觉。

我想:「原来这些女孩子也不单单为了服侍我,她们自己也是十分快活的。 」

想到这里,我才稍觉心安理得,於是专心享受那又凉、又湿、又滑、又痒的 快感。

或许因为我有无涯子、李秋水和童姥合共二百多年的功力,尽管兰剑菊剑弄 到舌头疲软,齶骨酸麻,但我仍然一柱擎天,坚挺不屈。

二女暂时放开巨根,喘息着望上来,虽然同是一般容貎,但兰剑却显出一脸 敬佩,而菊剑则挂上一脸自责。

我正想出言安慰,叫她们人退下休息,却见她们对望一眼,开始宽衣解带。

我原要阻止,但又怕菊剑有甚么激动反应,惟有默许她们宽衣。

她们把衣衫人一件一件的褪下,动作柔媚之极,最可人的是面上一直挂着甜 美笑容,彷彿我的目光是她们最大的鼓励。

眨眼间她们已脱得精光,一身亮白纤柔的肌肤,两般靦腆羞涩的表情,肩并 肩的站在我面前,一派跃跃欲试的意态,只是不懂得如何下手。

我和梦姑在漆黑中作事,两人搂搂抱抱的便已彼此凑合,进出自如。

现在对着两具少女胴体,我却不知应把器物放进那里,一时间也是不知所措 。

我起身走到她们面前,学像当日搂梦姑一样搂着她们的蛇腰,所不同的只是 今日要一手一个。

两双美乳并列目前,四点粉红微微颤抖,我极想低头吻下去,但始终心中忐 忑,生怕冒犯了她们。

只见二人目不转睛的望着我胯下,竟同时向着巨根凑上来。

两人乳边相碰,盘骨相阻,一时进退失据,而我也是左右支绌,大家不得要 领。

好不容易把半个棒头插入了兰剑的花丛,兰剑轻喘一声,立时眉头紧锁。

我感到那处湿湿滑滑的,与刚才的口腔不相上下,只要我再一用力,就能一 举而入;但看到她稍纵即逝的痛楚表情,我又心中不忍,说:「痛吗?不如算了 吧!」

「不,不,主人就……一气进来吧。我……我受得了。」

我放开菊剑,双手搂着兰剑的腰,立稳马步,望着她的一双妙目。

她羞答答的转过头去,又闭起双眼,期待那将要来临的冲击。

我看到兰剑白里透红的面庞,再也按捺不住,深深的吻了下去。

兰剑料不到先有脸上这一下,全身一震,嗯的叫了一声,接着就张大口喊出 「哇……呀……痛……」

因为我已把整条棒子插入了她的身体。

兰剑叫了一声便即默然,全身微微颤抖,颈中没有半点力气,头往后仰,双 目紧闭,下体既疼痛又充实,期待着接下来的感觉。

我紧紧的拥着她,一动也不敢动,生怕再增她痛楚。

我托起她的头,吻了她的颤抖朱唇,说:「我要拔……拔出来了。」

她全身无力,不置可否,我慢慢的把棒子拔出。

可能因为我的东西又长,动作又慢,她把头扭过来又扭过去,我还未全数拔 出,她便说:「快……快点。」

我往后一退,棒子正要跌了出来,兰剑却往我的腰上一抱,不容棒子跌出, 还整个人跳上来搂着我,四肢在我身上缠得紧紧的。

我连忙一手拿腰,一手托臀,把她抱稳,下体重新深入兰剑穴中,只觉湿润 软锦,而且比梦姑更紧,实在又痒又舒服,便情不自禁的摇起腰来。

兰剑叫道:「呀,呀,尊主饶命。」

我慌忙停下,却听到兰剑又说:「不,不,不要停下来,求求你,不要停下 来。」

我给她弄得一头雾水,但觉她双腿缠得不能再紧,我便顺着她的力度再次深 入浅出;来回之间爽快无比,也不理会兰剑的叫声是要我快还是叫我停,只顾一 下又一下摆腰,而且不觉运起小无相功,啪啪啪啪的,如果不是彼此搂抱,早已 把她抛上半天了。

兰剑初时哎哎呀呀的,像是喊痛,后来又嗯嗯呃呃的,像是叫爽,最后却是 呜~唔~呜~唔~,已像神智不清的乱叫。

菊剑赤裸裸的侍立在旁,见我弄着兰剑,没有向她吩咐甚么,也就规规举举 的等着。

她望着兰剑被我插了半天,虽然一向严谨,但却也终於按捺不住,在我后面 用全身磨擦我的背脊。

我起初感到两件圆混东西压在背上,并且团团打转,接着又感到一小片湿润 事物在我颈中游走,两行小小硬物在我肩头轻咬。

菊剑咬得甚轻,有点不着边际的。

我不禁说:「用......用力咬下去。不要紧的。」

这说话似乎令菊剑十分激动,只听得她呵呵直叫,张口大力咬我的肩头,再 而臂膀,再而腰际,再而左臀右臀,再而大腿内侧,再而胯下卵袋。

我一面摇着兰剑,一面享受着菊剑的咬嚼,一觉她咬向卵袋,心中暗叫不妙 ,方要喊停,突然感到下体一阵酥软,又凉又湿,又酸又麻。

原来菊剑已改咬为舔,且吮且吹,令我不禁呀呀的叫出声来。

俄而兰剑已是全身无力,我实在喜欢菊剑的体贴服侍,便放下兰剑,一踏淩 波微步,运起天山折梅手,把菊从胯下抱在胸前,看准位置,正要重施故技。

谁知一低头,我和菊剑都吓出一身冷汗。

那龙头赤红一片,隐隐透出血腥气味。

回头一看,兰剑下体也是殷红狼藉。

我心想:「哗,不得了!我竟然把兰剑插出血来。」

我急忙点了兰剑腹下四处大穴,给她止血,并扶她躺在床上,口中大喊「罪 过」,生怕她就这样一命呜呼。

只见兰剑迷迷糊糊的,汗流浃背,娇喘连连,上气不接下气的说:「姊姊, 姊姊,我.......死了多少回了?」

「兰儿,兰儿,你没有死,只是留了点血,看来伤得不重。」

菊剑姊妹情深,口虽这样说,但眼眶儿却是红红的。

兰剑迷迷糊糊的说:「不……打紧,再来,舒服,死……死也无拘。」

我急得乱了方寸,口中喃喃地说:「与梦姑做这事的时候,明明嗅不到甚么 腥臊气味,现在兰剑下体一片殷红,究竟是何缘故?究竟是何缘故?」

这时,三人中最镇定还是菊剑,只听得她说:「主人,我看这血从……从那 里流出来,只怕要找个有点年纪的妇人来问问。」

「谁,谁?」

「昨天那个芙蓉仙子给主人震伤了,现在给玄天部姊妹押在牢中,不如召她 来问问好吗?」

「好,好,快些请她过来。」

菊剑一声呼啸,在门外不远处站岗的梅剑和竹剑便抢着进来。

她们看到我精赤身子,胯下挂着庞然大物,先是一呆,再嚥一口涶沫,两双 大腿往内紧紧一合,便说:「尊主有何吩咐。」

我看到她们的表情,不禁面红过耳,也不懂得说话。

菊剑忙道:「快把那芙蓉仙子崔绿华押上来。尊主有话问她。」

二女立时遵命退下。

我记得昨天领诸女回灵鹫山,收拾了羣豪,那芙蓉仙子忽施暗算,反而被我 内力震伤;接着她便随同不平道人和卓不凡飘然而去,便问:「她怎么还在灵鹫 山呢?」

菊剑脸上一红,便说:「玄天部的姊姊见芙蓉仙子偷袭尊主,生怕她再有甚 么阴谋,便暗中跟着她们。谁不知......半路中途竟看到卓不凡和不平道 人要......加害芙蓉仙子,我们便救了她出来,先安置於大牢之中,等候 尊主发落。」

为怕玄天部诸女鲁莽,错怪他人,我又说:「卓不凡他们和芙蓉仙子原是一 路的,怎么会加害於她。到底怎样加害,你快些仔细道来。」

(待续) [ 本帖最后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