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心 - 极品小姨子电影



看着一群女生谈论着下午茶的话题,非常不能理解。为什麼下午茶会引起一阵骚动? 原来老处女主管要请大家吃永丰栈饭店的下午茶。所以大家就变得像火鸡母兴奋吗? 我不懂。我只感到一阵噁心。想吐。 胸口闷涨的感觉又回来了,这种事虽然不是第一次发生了,但是一旦来临还是让人难受一阵子。 唿吸不顺,无法吸进大口大口的空气,只是吸进微薄短浅的气体无法进入深层的肺。血液进行得很缓慢,我需要多一点空间,我需要多一点氧气。我不想再待在一群女人的生活圈,唿吸着我厌恶的空气。 从小,我习惯和男生成为好朋友。 因为,没有心机。因为,没有束缚。因为,没有笑裡藏刀。因为,没有明褒暗贬。 每次胸口郁闷的时候,我都会想到阿枫。没什麼特别的原因,只是从小生活到大的好朋友。 「真的只是好朋友而已吗?」介绍给朋友认识的时候都会遭受到质疑的眼光,当然,我在心裡默默回答。嘴巴倒是不饶人,「拜託,他都有女朋友了,你们在想什麼啊?」 阿枫体型很修长,不胖但又不会瘦得过份。是我喜欢的样子。眼睛不大但非常有神,是我看过最桃花的桃花眼,两眼的卧蚕非常明显,很漂亮。有时候都会被他的眼睛吸引。两片嘴唇有点厚厚的,不笑的时候,两边的嘴角会微微翘起,中间凹下去的地方比一般男生还明显,讲话时好像含着一粒圆润的小珠,非常迷人。 和阿枫的关係很微妙,从非常要好的朋友,变成有肉体关係的朋友,再从肉体关係的朋友变成普通朋友。一直没有变成恋人的关係. 第一次被阿枫抱住的时候,我当时正喝得烂醉。隔天是前男友的喜宴,明明新娘就长得不怎麼样,为什麼还会跟她结婚呢?个性感觉也不是挺好的样子,真搞不懂啊~ 就一路喃喃自语,心裡愈想愈不服气。於是演变成大吼大叫的局面。阿枫是个很怕丢脸的人,他把我的头埋在他结实宽厚的胸裡,好像有那麼一瞬间我怔住了。我突然感到他的贴心,却又想到这个男人并不是我最爱的,於是就放声大哭。哭到不能自己。 我抬起头,挂满泪痕稍微浮肿的双眼正好对上阿枫迷人的眼睛。下意识的闭起眼睛,便感到阿枫厚实柔软的双唇正在轻抚我的嘴。我忍不住轻轻张开嘴巴,好一个灵活的小蛇就这麼钻进我的口裡. 阿枫的吻很特别,不会特别浓烈也不会急躁,就是慢慢地轻轻柔柔的,就好像阿枫本人一样。 很少喝酒的我,酒量并不是大家想像的那麼好。推开阿枫,挣开他的怀抱,跌坐在路边的排水沟一边吐一边不甘心地想着「为什麼会这样?我是不是都没有人喜欢?」暂时吐[全本完结]了,阿枫递上一张面纸,让我擦去嘴边的秽物。「不会喝就不要喝那麼多嘛!」我两眼无神看着对街浓妆艷抹的女郎,踩着三吋高的黑色漆皮细跟凉鞋正往舞厅前进。 「走吧,带你回去休息了」 「累了一天,洗个热水澡,睡一觉就没事了,好吗?」阿枫用一贯温柔的语气提出建议。 「我不要,我不要回家,我不想回家」我任性地叫着。一想到那充满两个人回忆的家,我真的一刻也待不下去,我不要回家,绝不。 「好~ 不回家,那你想去哪裡?」阿枫的好耐性持续着。 「我们去motel吧!」 「真的吗?你是认真的吗?还是喝醉在说醉话?」 「当然是认真的,我哪有醉,明明就很清醒啊!!」 「去motel能幹嘛,你也是知道的。不过你放心好了,我不会对你乱来的」 「我知道啊,你还能怎样?」 二话不说,阿枫把我扶上车。没多久我们已经checkin[全本完结],坐着电梯往房间走去。 推开房门,阿枫把我安顿好,就自顾自地的去洗澡了。只剩下我在床上唿唿大睡。 阿枫打开电视转了幾台无聊的深夜电视後,看看躺在身边的我。 「真是个傻妞。明明变成前男友了,为什麼还会对他的事情挂心呢?」阿枫看着我摇摇头後,又继续看着电视。不小心转到无料的成人节目,本来不想看的,但却忍不状下去。 看的时候说不兴奋是骗人的,如果一点都不刺激的话,就不是一般正常的异性恋了。 " 不行,我不能趁人之危。她还想着前男友,那我算什麼?" 阿枫自言自语。 " 不管了,哪有人到motel不做正经事的?" 阿枫已经豁出去了。 阿枫丰厚温暖的唇冷不防对準我的嘴,我以为我还在作梦。我还不想睁开眼睛,这个吻好温柔好轻好像在对我说悄悄话。 等到意识清醒时,阿枫已经向我的坚挺的双峰进攻了。温热的舌在尖端轻柔地挑逗着,也快把我的理智切断了。另一隻手也没闲着,时而用力时而轻抚另个柔软的乳房。 「恩~ 好舒服。」不想那麼早就向阿枫屈服的。 阿枫看我已经双眼迷濛娇喘声连连,快速地把我的底裤脱下,也顺便脱下他的。 「哇,怎麼那麼湿呢!小妹妹不乖哟!」阿枫老是喜欢在言语上欺负我。 「我也不知道哇,那怎麼办呢?」我故意装傻。 「恩~ 我要好好想一想。啊,有了!我派我的检查小艇登陆探堪一下吧!」 说[全本完结],便提着他坚硬的分身慢慢向我的蜜源深处探索。 「啊~~啊~~」 「恩~~哦~ 恩~~哦」每往前一步身体就忍不住弓起来,把丰满的双峰[全本完结]全展 现在阿枫的面前。 阿枫顺势将圆满的半球抓个正着,用力地揉捏着。 「啊啊啊~~好棒!好棒!啊~ 你好棒哦~ 」 「我快受不了了~~恩~ 哦~ 幹我,用力一点,幹我~ 」 「你好强哦~ 我已经不行了~ 」 「唔~ 你夹得好紧好紧。唔嘶~ 啊啊~ 」 「我不行了,啊啊啊啊~~~ 」 「等一下,我快到了~ 」 「啊啊啊~~~ 」 阿枫一股气射在我的体内,身体裡有阿枫的体液真是太奇妙了。阿枫满头大汗地躺在我身上,我满足地摸着他前额的头髮。 「你比我想像中还强耶~ 」 「呵呵~ 我还没有发挥我的实力哦,我还有大绝招」 「哈,最好是这样」 「是真的啦,我这个人不虎滥的。」 「最好是。」 阿枫拿起手机,发现有五通未接电话。 「对不起,我打一下电话。可不可以请你不要说话,一下下就好!拜託!」阿枫满怀歉意地说。 「可以呀~ 没问题。」 「谢啦~ 」拿起手机走到浴室裡. 「喂~ 宝贝啊~ 恩。对呀,在加班,今天不回家了。」我随後走到浴室,在阿枫的面前跪下。含住刚刚冲刺[全本完结]的分身。阿枫睁大双眼,拚命地摇头用唇语说,不要不要。呵呵,怎麼可能让你如愿呢? 「恩~~睡同事家,就这样。恩恩~~我知道。恩~ 好。拜拜。」看着阿枫痛苦 地一个字一个字讲[全本完结]电话,心裡真的有说不出来的痛快。 不过,一想到一群女人在一起谈论事情,真的很令人噁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