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新P2P大型色情电影门户站_好了AV_全面开放 图片 偷拍自拍 亚洲色图 欧美色图 清纯唯美 美腿玉足 激情明星 色情动漫 激情乱伦 另类激情 电影 国产色情日

韩色情欧美色情动漫色情三级色情乱伦色情BT动漫成人视频 小说 都市激情 家庭乱伦 校园春色 换妻小说 长篇连载 武侠古典 黄色笑话 另类小说 性爱技巧 【苦难岁月】4-5作者爱毛一族 作者:爱毛一族
字数:11000
前文:


  接下来的几天,海军抓住最后的休息时间,把已经变的陌生的小城里里外外
逛了个够,这些年全国人民都在忙着搞斗争没人人敢去发展经济,甚至连提都不
敢提。所以街上除了建筑物更旧更破了以外,这座偏僻的小城没有任何让他耳目
一新的感觉!以前的同学有一部分还在全国各个省份插队,回来的那一部分绝大
多数工作都比他好这让他有点自惭形秽,失去了继续找老同学叙旧的兴趣。

  回到家里也是无多大乐趣,自从那天早上妈妈给他订了『一月一次,不准触
摸』的规矩后海军觉得刚刚品尝到的幸福感马上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一到晚上母

  亲擦完身子后带着香风的在他身前走来走去秋衣秋裤里的前凸后翘都让他心痒不

  已但一看到母亲严厉的眼神也只能干吞口水而无计可施。

  美霞其实也是没办法,不管她如何给自己找借口,但是那天儿子粗大的鸡巴
在眼前晃动的时候她确实是动心了,尽管那是自己的儿子不应该往那方面想!但
那粗粗长长的东西和红红的大龟头在眼前直挺挺的伸着时,她是深深的被触动了
这么大的家伙她活了50多年也是第一次看到,要是放到屄里面捅几下该多滋润
啊!有哪个女人不喜欢粗粗的大鸡巴呢?再加上儿子舔自己奶头的时候底下出了
很多的水让她勾起了沉睡许久的性欲。

  所以她必须控制自己,和儿子保持距离,要是顺着正处在强烈饥渴的儿子的
意的话,会出大事情的!妈妈和儿子操屄这要是传出去她就没法做人了,甚至只
能一死了之了!这里面最关键的还是名声万一被人知道的后果太可怕了。

  至于自己身子,她倒没觉得有多么金贵,一个50多岁快绝经的老女人的奶
子和屄,说的难听点一般的年轻人你就是请他看求他操人家还未必愿意。也就是
军儿太内向太本分不会说话,不善于和女孩子打交道,不然哪犯的着操这心!她
现在很矛盾既怕儿子太想要自己身子,自己心一软酿成大错又舍不得儿子整天想
女人而不可得的可怜样子。

  美霞这几天来月经了,早上起床撒尿时她把月经带解下来看了看,已经基本
没血了上完厕所后她就把月经带和昨晚换下来的内裤卷成一团放到盆里,她一般
习惯早上吃上早饭饭洗衣服洗完再去上班时间正好。早餐还是一如平常的简单,
炒冷饭配一碗酸豆角,饭做好后她盛了两碗放到桌上。

  「海军,海军,别睡了快起来,饭做好了,起来吃点再睡!」她边喊边往儿
子房间走去,喊了几遍都不见人出来也没人回话。

  美霞有点生气了,快步走进了海军的房间,一看儿子睡的正香,那样子可能
打雷都不会醒她气得一把将被子掀起了半边,掀完一看吓的她马上又给儿子盖后
慌慌张张的走了出来。原来她看到儿子竟然是把鸡巴从内裤和秋裤的洞里面伸出
来睡的,早上可能是涨尿鸡巴直直的顶在被子上,那长度比他爹要长不少,外面
的皮青筋外露龟头像大蘑菇一样吓人。

  估计是昨晚睡觉时想女人自己用手套,然后睡着了忘了放回去。

  美霞一边往盆里放着洗衣粉,一边命令自己忘掉刚才看到的,可这脑子不由
人儿子那粗长的东西总是在眼前晃!她端着盆来到院子里,刚准备放水突然天上
一个响雷,接着黄豆般大的雨点就哗啦哗啦洒了下来,看来这衣服只能中午吃饭
时回来洗了。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她赶紧拿着把洋伞上班去了,饭就放在桌子上冷了让海
军自己热去。

  海军昨晚闭着眼睛套鸡巴,嘴里一会叫着姐姐,一会叫着妈妈不过他没有射
出来,经常打飞机会早泄阳萎的,这个他懂只是套一会舒服一下就算了。

  早上醒过来已经是8点半了,洗漱完后他把冷饭热了热几口扒完,今天去哪
里玩呢?兜里也没几个钱,去远了还要买饭吃,划不来他无聊的在屋子里转来转
去,想着怎么打发这一天的时间?忽然脚脖子被一个东西撞了一下,低头一看是
妈妈洗衣服的大红盆,里面堆着自己和妈妈昨晚换下来的脏衣服。

  他心一动,先把院子门从里面插好,再回到屋里蹲下来把脏衣服一件一件的
翻着,很快他想要的宝贝都找了出来母亲的半截式小背心、内裤、还有一条月经
带。他先闻了闻白色的小背心上面有一点香味和浓浓的汗味,目测出母亲的奶头
停留的地方后海军伸出舌头舔了舔正中间的位置,想着母亲垂下来的奶子和大奶
头他的鸡巴又硬了。

  接下来是蓝色的大裤衩,他先从里面往外翻过来他认真的观察着裆部的残留
印记,只见上面除了有一些黄斑外竟然还有两根黑色的阴毛他如获至宝的拈了起
来那毛长长的像波浪一样弯曲,看了一会后用鼻子闻了闻上面什么味道都没用,

  他用手拿住阴毛的尾部放进嘴里含着脑中幻想成自己趴在母亲裆里啃着一大
团阴毛的景像。

  内裤的味道就很复杂,有腥味有骚味,还有一点点臭味味道是不好闻,但海
军想到那里面是母亲神秘的阴部他还是兴奋的闻了几下!月经带更是个神秘的东
西,他只知道是个长长窄窄的布料这是他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观察,母亲的月经
带外面是红色里面是白色。

  看着上面的斑斑点点,海军不可抵制的掏出鸡巴用母亲的绵袜包住,然后他
把内裤放在鼻子上用力闻着手握住棉袄一边叫着妈妈一边兴奋的打着飞机,射完
精后他把污浊不截的那只袜子洗了一下又扔进了脏衣服堆里。

  上班的时候终于到了,厂里不提供午饭,大家都是自己早上用饭盒把中午的
饭预备后然后吃之前在厂里热一下,美霞看到儿子第一天上班怕那些老职工看不
起他,特意把准备留着过年用的腊肉割了一点用大蒜炒的香喷喷的给他埋在了饭
上面。

  厂长向大家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海军,说了几句鼓励督促的话就扬长而去了。

  海军坐在台子前,笨拙的糊着盒子,头都不好意思抬起来,那些老妇女一个
个好奇的看着马海军有的还相互小声说几句,然后掩嘴笑着这让本来就内向的马
海军更不好意思了。

  「你们这些老白菜帮子,嘴里积点德,别欺负小马,小心美霞不撕了你们的
嘴!」那些妇女一听马上安静了下来海军抬头一看帮他出头阿姨是个熟人,她就
是同学韦强的母亲谢小萍,初中时他还去过他家几次高中后两人不在一个学校才
渐渐疏远了一些。

  海军感激的向谢小萍微笑了一下,谢小萍也冲他点了个头。吃午饭时海军一
个人蹲在墙角默默的扒着饭,「哟伙食不错嘛,你妈可真疼你,这么困难的时候
还舍得炒腊肉给你吃!」

  海军一看,是『恩人』谢阿姨,「阿姨,分点给你吃吧,我一人吃不了这么
多。」说着,不顾谢阿姨的再三婉拒,坚决分了五六块腊肉给了她。两人本来就
认识,说了几句话后就完全没有生疏感了,这谢阿姨一看就是个好人看脸盘年轻
时应该不丑,只是有点苦相让人心生同情。

  「阿姨,你家韦强还好吧?他现在在哪啊?我好几年没他消息了。」

  「唉,强子命苦啊!他在山西插队时和一个当地的女孩子好上了,回城时这
小子没良心想把人家给甩了结果那女的提个烈性子,用硫酸泼在了他脸上现在可
全毁了,别说找老婆成家了,连工作都找没到啊那脸人家一见就怕!还要我这个
老婆子养着他!」谢小萍说着说着,眼泪像断线的珠子一样不停的洒在饭盒里。

  海军天性善良,最见不得女人哭,而且谢阿姨在他眼里和母亲差不多,他不
自禁的伸出手抹干了谢阿姨的泪水,「阿姨,别哭车到山前必有路!社会主义不
会让人饿死的,以后有事您就说话只要我能帮的一定帮!」

  「嗯,你可真是个懂事的孩子要是我家强子像你一样就好咯!」

  就这样,海军在厂里有了第一个『朋友』两人像母子一样互相关心体贴。没
有了孤独感这让他上班渐渐有了干劲,加上他人聪明,厂里所有的程序他几天就
全部熟练的掌握了。

  混熟了以后,这些女人就经常当他是空气般的肆无忌惮的相互之间开些黄色
的玩笑。

  「李姐啊你这眼睛怎么这么红啊?你家老刘昨晚又折腾了你几回啊?」

  「霞姐,你都快50了还么厉害我看你家老夏最近走路腿都在抖,你也悠着
点啊!」

  ……

  每当听到这些露骨的玩笑海军总是把头埋的低低的有时甚至脸都红了。

  有回更厉害,坐在对面平常最疯的常阿姨开起了海军的玩笑,「霞姐人说五
十岁是坐在地上还吸土,你家老李要是顶不住的话,你看我们海军怎么样?说不
定还是个处男呢!哈哈就怕那根嫩棍子被你淹死了!」

  海军听了马上满脸脸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还是谢阿姨及时出来解了
围,还把常桂霞狠狠骂了一顿。

  谢小萍在这里年纪最大,进厂也最早,可谓是德高望重,从此后这些女人再
也不敢乱开海军的玩笑了。

  又是一个礼拜天,海军照例睡了个懒觉,起来吃完饭后都快10点钟了今天
去哪里玩一下呢?忽然他想到应该去看一下韦强了,怎么说两人也是发小而且谢
阿姨在厂里还这么照顾他,于情于理都应该去一趟路过水果摊的时候,他买了两
斤苹果。

  几年没上门总不能空手去啊!韦强家住在东门,房子是当年他爸买的地皮自
己盖的远看稍微有点荒凉,因为无论左还是右都要隔几十米才有人家不过有利就
有敝,在这住会感觉很清净。

  海军走了15分钟,终于看到了他家的大门,看上去没什么变化,只是旧了
一点他上前推了一下大门,门从里面栓住了。刚准备喊门,忽然有个想法涌上心
头:我要是偷偷进去给他们一个惊喜,韦强和谢阿姨肯定会很开心!其实海军自

  认是个聪明且有点幽默感的人只是在一般人面前他不太愿意说话除非是特别熟的

  人面前他才能展现自己的真实一面。

  说干就干,韦强家院子很矮,以前上学时他们就经常趁他父母不在家翻进去
找吃的。

  进了院子后,海军四处打量了一下,很奇怪,都10点了他家堂屋的门还是
关着的,房间的窗帘也是拉上的,一点声音也没有?难道还在睡觉?不会啊就睡
韦强还在睡,谢阿姨也应该起来了!百思不得其解后带着疑问的海军轻轻的来到
左边韦强的窗子前,侧身朝里看了看房间很乱,地上有不少烟头,床上的被子倒
是叠的整整齐齐的但人却不在。

  海军又轻轻的移到右边谢阿姨的窗子前,伸头悄悄往里观察,一看之下吓得
他手中的苹果袋子都差点掉到了地上。

 只见韦强正扯着谢阿姨的头把鸡巴使劲往她嘴里捅着谢阿姨流着眼泪双手死

  劲正往外推,力大的韦强牢牢的按着了他妈妈的后脑勺一边用力把鸡巴快速
的在里面进出,嘴里还在说话:「妈你看我这样我还找得到女人吗?你是我妈,
你都不让我舒服难道要我一辈子憋死啊?除了你哪还有女人让我搞!要不你去帮
我弄一个女人来我就放了你!」

 谢小萍嘴被鸡巴塞住说不出话来只是不停的流着眼泪嘴角不时有口水滴在地

  上,韦强看的鸡巴已经非常硬了他抽出鸡巴把母亲拖到床上,双手用力撕扯
着也的秋衣秋裤谢小萍一边拼命挡儿子的手,一边哀嚎着:「强子你就放过妈吧?

  妈为你爸守了十几年的寡了,你就让妈将来清清白白的入土吧!妈老了有什
么搞头啊?妈就是卖房子也要帮你说个媳妇,行不?「

  韦强本来就色,插队时玩过好几个当地的女青年,如今回到家快两年了都没
沾过女人刚才又在母亲嘴里舒服了一阵,现在如何忍的住?他蛮劲一上来把母亲
的双手用枕巾死死的捆在一起,不管她如何责骂求饶三下五除二的扒光了她的衣
服,「妈,你这奶子可真小,不过吊着晃来晃的也挺好玩,这奶头子还真不小嘿
嘿,妈,你底下原来有这么多屄毛啊?啧啧,没想到没想到!」

  韦强一边欣赏着母亲的光身一边说着下流无耻的话谢小苹慢慢无力再骂了,
嘴里只是微弱的「畜生杀千刀的畜生」骂着。

  窗外的海军在同情谢小苹的同时,看到她下体浓密的阴毛身体竟然也起了反
应。

  「谢阿姨对我这么好,我应该进去救她!」

  脑中想着可行动起来却没那么容易!这韦强可不是善茬,首先力气比他大打
架经验也比他丰富,而且这种奸母的事让自己发现说不定他会灭口也不一定!

  里面的韦强已经叼住了母亲的一只奶头,经验丰富的他一会舔一会吸一会轻
咬手不停的搓着另一边的奶头,「妈舒服吧?我爸没这样伺候过你吧?」

  这家伙本来只是在外面野,在家里还算听话可是一毁容后性情大变,如今真
的和畜生没有两样了!谢小苹牙齿咬住嘴唇,她痛恨自己竟然在这种生不如死的
状况下产生了快感!这畜生太会玩了本来自己奶头就非常敏感虽说十几年没和男
人搞过,可被玩了一会还是觉得痒痒麻麻的一种想哼出来的冲动强烈无比!

  「妈,把舌头吐出来让我吸吸!」韦强看着母亲咬着嘴唇的样子才想起竟然
忘了吸母亲的舌头他吐出奶头把舌头伸进母亲嘴里扫着谢小苹牙关紧咬,死死的
挡住了儿子浓重烟草味的舌头侵入韦强一看无法得逞,气急败坏的威胁着母亲:
「你不吐出来我就和外人说说你想和男人睡觉主动到我床上来要和我搞,看你还
怎么做人我反正已经毁了,我怕什么?你吐不吐出来?」

  谢小苹一听如五雷轰顶,这畜生毁了容之后就性情大变天天在家发脾气摔东
西,找自己要钱买烟抽他说的出还真做的出,如果他真这么出去说,自己就只能
跳井了!屈辱的母亲妥协了谢小苹闭上了眼睛,流不尽的眼泪依然在不断涌出她
慢慢的吐出了鲜红的舌头,韦强毫不客气的一只含住用力的吸吮着上面的液体,
两只手像揉面条一样玩弄着母亲的垂乳。

  喝够了母亲的口水后,韦强又把软了一点的鸡巴凶狠的捅入了母亲的嘴巴,
抽风箱一样的抽了百多下才拔出来长久的性饥渴让他无暇再去玩弄阴道,他提起
母亲瘦弱折双腿硬到极点的鸡巴毫不留情的一插到底,谢小苹『啊』的一声大叫
发出了悲鸣十几年没搞过的阴道被一个大鸡巴突然的捅入让她疼痛不已,更痛的
是心理自己阴道生出来的肉团,如今长大成人后用鸡巴插进了生他的地方,此刻
她只想马上死去。

  韦强却不管那么多,鸡巴捅进去的一瞬间,久违的鸡巴被包裹的感觉又回来
了,他加足马力不去想控制射精时间,反正母亲跑不了,想操随时可以操。

  强壮的韦强把鸡巴快速的在母亲阴道里冲刺,每次都是进到很深才退出来母
亲多年未用的阴道将鸡巴包的密不透风,柔嫩的阴肉不断刮着龟头和外皮让他的
性欲一浪高过一浪,瘦弱的谢小苹在强壮的儿子面前如同汪洋大海里的一只小木
船,被操的身体疯了一样的抖动两个同样瘦弱的乳房剧烈的晃动,看起来有一种
残缺的性感!

  经过了头三分钟的疼痛过来阴道里竟然慢慢出了一些水『我不能有快感,我
不能哼叫我这是在被畜生儿子强奸!』她死死的咬着嘴唇,让疼痛来麻木越来越
舒服的阴道快感。

  抽了五百多下后,韦强感到龟头越来越痒了,毕竟两年没做过了再加上他一
直是快节奏的狠操,感到再也无法控制了他趴下身子封住了母亲的嘴,野蛮的顶
开母亲的牙齿吸住了绵软香滑的舌头,猛吸口水的他没有注意到被操的失神的母
亲已经主动抱紧了他的背部。

  韦强『唔唔唔唔』的用尽吃奶的力气狠拦母亲的阴道几十下后,终于拼命往
前顶了几下一道道滚烫的浓精全部射进了母亲的阴道……

  窗外正把手放进裤裆套弄鸡巴的海军一看里面已经结束了,赶紧轻手轻脚的
翻过围墙溜回了家。

               (待续)

海军回到家后躲在床上喘着粗气久久不能平静,既可怜善良的谢阿姨被儿子
如此欺负摧残,可脑中却又不时浮现出谢阿姨嘴里含着鸡巴进出时的性感样子,
还有那晃晃奶奶的瘪奶子和底下乱草般的黑毛,潜意识里竟然产生了像韦强一样
『欺负』一下她的念头,当然他是不会干出强奸这种事的,最好是谢阿姨同意的
情况下好好玩一玩。

  从星期一去上班开始,他发现谢阿姨好像变了个人似的,以前虽然也不讲究
穿着打扮,但起码弄的整整齐齐干干净净的,偶尔还会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雪花膏
香味。但现在的谢阿姨经常头发都不梳,眼睛也总是红红的,不知是哭的还是没
睡好,有时手腕上还有红印子,不管海军和同事们如何问她,她总是说没事,只
有海军能猜到其中缘由,但他只能装作不知道。不知为何,看着谢阿姨憔悴的样
子,他总是在埋头工作的时候想到她晚晚被亲生儿子痛奸的样子,面前的谢阿姨
在他眼里经常被幻想成一丝不挂的糊火柴盒。以前爱说爱笑热心肠的谢小萍像换
了个人似的,再也没人看见她笑过,总是匆匆来去,苦着脸一本正经的干活和谁
也不说话。不到一个月,人就像老了两三岁似的,把海军看的心疼不已。

  星期五的晚上,吃过晚饭后海军一个人在街上瞎转着,不知不觉竟然鬼使神
差的又溜到了韦强家门口,进不进去呢?他狠狠的吸了几口烟,不知是出于对谢
阿姨的关切还是含有想看韦强奸母的念头,反正海军最后还是又翻了进去。所幸
那个年代人们也没什么娱乐活动,一到晚上街上都没什么行人,这让海军的偷看
行动没有什么危险。

  他把双手撑在围墙上,人轻松的跃了过去。拍了拍手上的灰尘,海军打眼一
瞧,整个院子到房子只有一处灯火是亮的,海军镇定了一下心神,慢慢的向有为
的窗子走进,他的动作非常慢,随时留意脚下不要踢到石头,人家院子门是锁的,
被发现的话要么当你是贼,要么就以为事情已经败露,那韦强说不定就会以命相
博。海军把脸贴在墙上,眼睛顺着边沿划进了房间,看了一眼之后他使劲吞了口
唾沫。只见谢阿姨正双手撑在墙上,头上散开来乱乱的搭在头周围,两个白晃晃
屁股高高的翘着,脸前的两个瘪奶子正在剧烈的抖动。向后是一脸凶相的韦强,
他双手抓着母亲的两只手,粗大的黑鸡巴正凶狠的撞击着母亲的屁股,啪啪啪的
声音连绵不绝,「妈,舒服不?儿子的鸡巴大不?你这老屄操的还真是过瘾,紧
紧的像处女一样!」

  「强子,你就饶了妈吧!妈的水都流干了,里面火辣辣的痛啊?你一晚要几
次,妈这么大年纪了怎么受的了啊!」

  韦强一听『受不了』三个字,欲火更加旺盛,一种强烈的征服感让兽心沸腾,
他松开母亲的双手,改为抓住两只瘦小的奶子,底下的腰和鸡巴将力量发到极点,
将母亲的屁股都砸着一片红印来。

  「天哪!妈妈呀!救命呀!痛死了,快拔出来,妈求你了,好儿子,饶了妈
吧,妈用嘴帮你吸出来好不好?唉哟哟,捅到子宫了,妈妈呀!痛啊!痛啊!妈
的屄都要搞坏了,呜呜呜呜……」可怜的谢小萍哭的泣不成声,头不停的摆动着,
双手徒劳的向后推着强壮的儿子。

  韦强嘿嘿的残忍一笑,「这是你要求的哦,妈!那就让你含含吧!」说着他
抽出混合着各种液体的湿鸡巴,将母亲转过身来按成一个跪着的姿势,阴部火烧
火燎的痛让谢小萍忘记了耻辱感,只求儿子的鸡巴能放过那可怜的阴道,她闭上
了已流干泪水的眼睛,把嘴巴微微的张开。韦强看着母亲这么自觉,喜不自胜的
将鸡巴一下塞了个尽根,「妈,你这嘴真是个吃鸡巴的好东西,他娘的舒服死了!」

  他边着边扯着母亲的长发,腰部快速的晃动享受着温柔小嘴的伺候。儿子鸡
巴上的骚味精子味还有自己阴道里的分泌物的味混在一起,呛得谢小萍恶心不已,
再加上鸡巴头不时的捅一下嗓子眼,「唔唔唔唔」,她使劲推着儿子想一吐为快,
韦强正在快活似神仙,哪容母亲退出,看着母亲可怜的样子和嘴角不停流出的口
水,他感到更兴奋了,「吃啊!妈!儿子的鸡巴好吃不?啊?」大鸡巴不留情的
一下一下深深的捅着,冠状沟处被嘴唇快速的刮着那感觉简直舒服的无法形容,
又抽了三百来下,韦强感到精关不保,他把速度提到了极致,鸡巴飞快的母亲嘴
里出入着,「妈,我射给你吃啊,都吃了啊,好妈妈!啊!啊!」,发泄完兽欲
的韦强残忍的捂住母亲的嘴巴,把她的头向后仰起,直到估计她把精子都吞下去
才松开手。谢小萍趴在床边大吐了一回,嘴里哭骂道:「我怎么生了你这个畜生
东西出来,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说着一头的头撞向墙壁,韦强眼疾手快的
一把拉住,「妈,你可不能死啊!你就忍心看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呆在这房子里饿
死吗?」……

  窗外的海军看的义愤填膺,恨不得立刻弄死韦强解救出可怜的谢阿姨,但气
愤的同时鸡巴却也看的硬的不行。晚上躺在床上,海军思考了一夜,他无法眼睁
睁的看着谢阿姨每天过着这种生不如死的日

子,可报警的话就会传的沸沸扬扬,
那样只是把谢阿姨从肉体的地狱转到舆论的地狱,对她来说,也许这样的痛苦还
远甚于被儿子强奸带来的肉体痛苦。杀人吧,一来他未必能杀的了韦强,二来杀
人是要偿命的!怎么办呢?迟迟下不了决心的海军失眠了……

  第二天早上上班时,谢小萍竟然第一次迟到了,海军一见她的样子就心痛不
已。只见她头发乱的像鸡窝一样,衣服上的第二粒纽扣也不见了,嘴角还有点撕
裂,手碗上红红的,眼睛也是红红的,应该是刚刚还哭过。『肯定是那畜生早上
又欺负谢阿姨来着』!海军异愤愤不平的想着,『士可忍孰不可忍!』他暗暗发
誓,无论如何要把可怜的谢阿姨解决出来!

  晚上吃完饭海军就早早的睡觉了,他把闹钟定到了9点钟,今晚他要去干一
件大事,所以要先休息一下养一下精神。『吓铃铃铃』,闹钟准时响了,海军迅
速的爬起来,点了一根烟理了一下思路后,他轻手轻脚的关掉出了门。

  来到韦强家,依然只有谢阿姨的房间灯是亮的!『这家伙精力也真好!天天
晚上都要搞可怜谢阿姨,他这样搞法年轻姑娘也受不了啊!』海军边想边来到了
窗子前,只见里面依然是不堪入目的景象:谢阿姨正披头散发的骑在儿子的身上,
韦强则用手抄住母亲的屁股,一下一下的向上顶着。

  「强子啊,你轻点,别顶那么深,好痛啊!」谢小萍带着哭腔说道。

  「叫你自己晃屁股让我舒服一下你也不干!」韦强一边责怪母亲,一边用手
捏着两个奶头,底下奋力的顶个不停。

  看着屋内的母子两人,一个痛的嗯嗯乱叫,一个舒服的哼哼哈哈,谢阿姨晃
动的双乳和底下浓密的阴毛完全的进入眼底,海军的鸡巴又死死的顶在了裤子上。

  顶了一会后,韦强觉得这样操腰太累了,也提不了速度!他一个翻身把母亲
压在了身下,双手把那瘦而苍白的双腿架在肩膀上,鸡巴顺着湿滑的阴道口一捅
而入,这个姿势非常好发力。韦强兴奋的看着母亲的双腿抖个不停,底下的鸡巴
啪啪啪啪的如狂风骤雨般猛抽了一二百下。

  「你杀了我吧!畜生!痛死了!妈妈呀!痛死了!别捅那么深啊,好痛啊!」

  母亲越是嘶叫韦强越是兴奋,看着脸边上的脚趾不自主的翘起,他心一动,
将左边的大脚趾含进了嘴里。

  「妈,你的脚一点都不臭,你看儿子多孝顺,还给你舔脚!」

  谢小萍阴部疼痛难忍,吃不吃脚在她来说已经是懒得去管了,她只是不停的
哼叫着,手无力的到处乱抓着。

  这韦强是个变态狂,如果身下的女人一声不吭他反而提不起精神,越是喊疼
他越是觉得自己厉害,性欲也就越旺。再加上被操的是自己的母亲,从第一回开
始,他就觉得自己操的太晚了,和亲生母亲搞的滋味远甚于和其他女人,那种从
精神到肉体的快感总是让他保持不了多久就一泄如注。

  听着母亲断断续续的哼哼和喊疼声,韦强感觉自己快要爆了,他含住母亲的
三根脚趾头,一边舔吸着一边做着最后的冲刺。在母亲白脚的刺激下,鸡巴仿佛
又长了一两寸,龟头每次都撞着谢小萍柔嫩的宫口,又扛了二十多下剧痛后,她
终于被撞晕过去了,韦强的精子也同时射了出来……

  屋外的海军看的浑身冒火,看着人事不知的谢阿姨赤身裸体的躺在床上,海
军恶狠狠的下着决心:我一定要弄死这畜生。

  每天三次的奸母让韦强的身体变虚了不少,但他仍然乐此不疲,对于这种大
色鬼来说,即使操完就死他都不会放过的。用草纸把鸡巴擦了一下后,韦强钻进
被子不到一分钟就打起了呼噜,醒过来的谢小萍挣扎着爬起来,抓起衣服蹒跚着
到儿子的房间睡觉去了。

  海军冷静的在角落里接连抽了三支烟,听着里面越来越响的呼声,估计着韦
强已经睡死了。他轻轻地爬到了窗子上,手从窗户上房的摇头伸进去把插销拉了
下去,然后把窗子打开人跳进了屋里。里面依然还点着灯,发泄完兽欲的韦强正
睡的跟猪一样。海军蹲在韦强的腰间,脱下大衣迅速的蒙在了韦强的脸上,然后
屁股坐了下去,双手使劲地把大衣按住韦强的口鼻。猝不及防的韦强虽然身强力
壮,但海军力气也不小,在扛住头几分钟的拼死挣扎后,失去氧气的韦强渐渐摊
软了下来,海军不放心,仍然不枪手的压了半个小时,直到脱力为止才松开手来。

  他用手探了探韦强的鼻息,确实死的不能再死了后,才喘着粗气疲惫的下来
坐在床沿使劲抽烟,不知为何,第一次杀人海军竟然一点不害怕,可能是觉得自
己是在做一件正义的事情,消灭一个人渣是替天行道!

  他平静的来到了另一个房间,床上的谢小萍可能才刚刚睡着,脸上的泪痕还
未抹去。海军心疼的轻吻着她的泪珠,「阿姨,阿姨,醒醒!我是海军!」备受
摧残的谢小萍努力的睁开双眼,一看是海军,她还以为是在做梦!他怎么半夜在
自己家呢?难道是撞鬼了吗?

  「你,你,你怎么在这?」

  「阿姨,你别怕,你的事我早就知道了,我把那个畜生杀了,以后再也没人
欺负你了!」海军握住了谢小萍的手,让她相信这是现实,不是梦境。

  「你说什么?你把强子杀了!不,不,不,不可能!」

  谢小萍一听脑中大乱,马海军说他早就知道儿子和自己的事,天哪!这让自
己以后怎么做人?他还说把强子杀了?怎么可能呢?强子蛮的跟牛一样,这斯文
的海军怎么杀的了他呢?她慌慌张张的只穿着单薄的秋衣就跑到了儿子睡觉的屋,
手一探儿子的鼻子,果然没有呼吸也没有热气,一摸胸口心脏也停止了跳动。谢
小萍一下又悲痛又慌张,不管强子如何欺负她,毕竟这是自己的儿子,也是唯一
的亲人了,现在竟然就这样突然的死在自己眼前!她一下瘫坐在地上:儿子,我
的儿子死了!怎么办?这要是公安局知道,海军会被枪决的!不,不能让他被抓,
海军是为自己杀强子的,他是好人!

  谢小萍突然收住了眼泪,人也恢复了平静。「海军,咱俩马上挖个坑把他埋
了,这事要是公安局知道你会被枪毙的!阿姨知道你是为了救我才这么做的,本
来这几天我就想着要自杀的。如果你再晚个三五天来,也许就再也见不到阿姨了!

  你别害怕,这事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反正强子平时从不出门的,香烟都
是我给他带回来,他也没什么朋友来往,要是有人问起,我就说他出门不知去哪
混去了,反正他从小到大都是这样,没人会怀疑的!「

  两人冒着寒冷,在院子里挖了一个很深的坑把强子的尸体埋了下去,再把土
填回去,上面放一个大水缸,这样就没人会注意到这里了。一直忙了四五个小时,
基本上都是海军在干,谢小萍只是铲铲土帮他擦汗递个水啥的。水缸完全盖住了
洞口后,筋疲力尽的海军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海军,别在地上坐,多冷啊,现在都半夜了,你这时候回家你妈会怀疑的,
干脆今晚就在我家睡,明天你妈问起来你就说在我家和强子一起睡!」

  两人收拾好工具回到了房间,谢小萍让海军在自己刚刚睡过的床上睡,她把
强子睡的被子和枕头卷起来拿到厨房里烧掉了。做完这一切,谢小萍强行撑起的
精神一下垮了,今晚仿佛是过了一年一样,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先是被儿子凌辱,
接着是马海军神秘的到她家把她的逆子杀掉了,然后两人又把尸体埋了,这一切
像一场梦一样,但却又是实实在在的发生了。

  脱力的谢小萍拖着沉重的脚步回到房间躺到了床上,看着身边和儿子一样大
的海军睡的正香,额头和鼻子上还有刚刚挖土流下的汗珠,她感激又心疼的在他
的脸上亲了两下。睡梦中的海军习惯性的向右侧了个身子,手一搭却巧不巧的刚
好盖住了谢小萍秋衣里光秃秃的一只奶子,一只腿也弯曲着架到了她的大腿上。

  谢小萍感觉有点不妥,害羞的想拿开那只手,看着他熟睡的样了又怕把他吵
醒,干脆任由他的手脚压住自己,眼睛一闭不一会也进入了梦乡……

  海军半夜被尿涨醒,他还以为是在家里自己的床上,但手里却握住了一团柔
软,仔细一看吓一跳,原来自己的一只手和一只脚只压在谢阿姨的身上,特别是
手还握住了一只奶子。他看了看谢阿姨,还好,她正在吐着均匀的气息睡的很死!

  海军跳下床在痰盂里尿完后,又钻进了温暖的被窝,不知为何那只手竟然鬼
使神差的从谢阿姨秋衣的下摆伸进去握住了那只奶子,他不敢把玩,只是把手盖
在温热的小奶子上面感觉那种柔软的刺激感,没一分钟海军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6点40的时候谢小萍醒了,一看,海军这小家伙的手不知什么时候竟然探
到了自己的秋衣里面,手还握着自己的奶子。不过他的情况谢小萍也了解,这孩
子人聪明、厚道、热心肠,只是不太喜欢说话,到现在也没个女朋友,想女人的
身子也很正常。再说他帮自己除了那个魔星,别说是捏一下奶子,就算是让他睡
一回也无所谓!想到这她不禁脸红了,心里不禁自嘲着「卟,你这老白菜帮子,
人家一个大小伙子,还未必愿意跟你睡呢!」她收回心神,轻轻的把摸奶的手拿
开,穿好衣服后她拍了拍被子:「海军,海军,快起来,一会上班迟到了,阿姨
给你弄蛋炒饭吃啊!刚好家里还剩两鸡蛋!」

               未完待续